中人在“猎人学校”:生吃鳄鱼 勋章钉进胸口

2017-10-18 22:58

  原标题:生吃鳄鱼肉,冷水瓦斯浴,勋章钉入胸口,他居然觉得光荣?有一个地方在委内瑞拉,被誉为世界“猎人学校”,影片“冲出亚马逊”就说的这里,主角是我国两名

  有一个地方在委内瑞拉,被誉为世界“猎人学校”,影片“冲出亚马逊”就说的这里,主角是我国两名军人王亚林和扈国华。他们为了祖国和军人的荣耀,面对一个个令人头皮发麻的训练科目时,不畏艰险、勇往直前,一披荆斩棘最终将国旗连和名字刻在学校的荣誉墙上!

  时隔十八年的现在,来自中国的特种兵已经是这个赛场上真正的王者。最近,陆军“战虎”特战旅的上尉李玉波,又获得了一枚“勇士勋章”。

  那么新时期的“式”集训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?世界特种兵之间的较量又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?

  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这位颜值爆表、战斗力超神的“特战男神”

  ☆ 人物速描: 李玉波,山东齐河人,2009年12月入伍,上尉军衔,现任“战虎”特战旅上尉教员。入伍八年来,先后参加全军特种作战青年军官集训、全军特种作战战术集训、特种作战高级指挥专业国际班集训等,被各级评为“优秀带新兵干部”、“优秀教员”等,任排长时,带领全排荣立排集体三等功1次,是一只演兵场上嗷嗷叫的“特战猛虎”。

  1999年起,中国首次派出王亚林、扈国华两人赴委参训后,每年都派出数量不等的一批军人来此参训。像两位勇士一样,通过每个集训科目,把国旗连同自己的名字刻在学校的荣誉墙上,是每一名赴委中人的梦想,也是李玉波委内瑞拉之行的终极目标

  2016年4月,全军选拔出14名青年军官受命赴委参加特种作战高级指挥专业国际班集训,李玉波有幸入选。

  但在委内瑞拉,想要获得一枚“勇士勋章”不仅要有极强的体能、技能素质,还需要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顽强的毅力。摘得勋章后,将2公分的勋章钉入胸口,更是他们的彰显荣耀的标志。

  今年3月中旬,李玉波完成了长达11个月的集训,通过所有训练科目,以总评优秀的成绩成功摘得“勇士勋章”,完成集训任务返回国内。

  委内瑞拉国卫队特种作战学校建于1985年,是委内瑞拉军方承担特种集训、丛林作战、城市反恐和边境维稳教学的学校。学校周边群山环抱,北临加勒比海,古时候,一些海盗依仗天然屏障,时常拦截途径航道的各种商船,当地群众和为打击海盗很早就开始开展潜泳训练,学校成立后,就专门把武装泅渡和潜泳训练作为重要训练内容。

  学校属于热带气候,昼夜温差大,是一片天然的特种作战训练场。在这个威名远播的特战学校,入学后校方领导第一句话便是:教学资源只提供给优秀军人,强者才有资格入学!

  抓稳方向盘,系好安全带!小编带领大家一同来个360度大漂移,极速走近上尉李玉波,去感受这位特战教员的“勇士之旅”

  在委内瑞拉想成为一名特种兵,必须全部通过六个科目,其中,“陆地勇士”是基础,不能成为“陆地勇士”的军人不具备参加其他科目的培训资格。“陆地勇士”训练阶段,校方为了最大限度的充分利用每天的24小时,组织参加不同训练,想方设法磨练、,放弃即被淘汰。

  在三个月的训练中,夜间安排的睡眠时间平均不足3小时,期间的“周”则是不予安排睡眠。在疲惫的状态下,只有在训练间隙寻找休息时间,调整体力,如在训练时间打瞌睡,换来的只有更多的训练或是浇冷水的处罚。对此,委内瑞拉教员给出的解释是:“因为不清楚敌人会在什么时间发动袭击,所以我们会时刻准备着。”

  战备状态的保持甚至体现在的吃饭、睡觉方面。特种作战学校的吃饭是有严格时间要求的,通常不超过3分钟,有的时候只有20秒。遇到20秒的情况,李玉波会选择把能喝的全部喝掉,剩下的塞到口袋里,找机会再把分到手里的那一点点粮食吃掉,补充体力。

  睡觉时,仅有的那一点休息时间也不可能是安宁的,集合的哨声随时会吹,有时一个夜间能五次。无论吃饭、睡觉、洗漱、入厕,任何时候都必须随身带枪,随时准备集合参训。随身带枪这一点,不仅仅是对的要求,而是对所有军人的要求。在校园里,经常看到校长在视察部队训练期间,也随身挎着一支步枪。

  “浇冷水和熏瓦斯”是当地军人引以为豪的“最怕的两个科目”。“浇冷水”因为太频繁,所以印象最为深刻,每天夜间训练结束临睡前浇一次,起床后升国旗前浇一次,每次浇水时间持续在一到三小时不等。有时夜间因为安排的睡眠时间过少,睡前不允许服,湿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睡觉也是训练科目之一。

  到校第一天的夜间教官就把李玉波和们集合到一片较低的山凹处,猎人学校虽处热带,但海拔在1000米以上,夜间温度低,风尤其大。浇冷水非的意志力,特别是在时间超过1个小时以后,寒冷会渗入骨缝,每当这时,会时不时看到有战友从队伍里走出去,荣誉墙,敲响那口象征“淘汰”的钟。

  “熏瓦斯”则是在十分短暂的时间内,让几乎崩溃的科目。学校后山有一个个非常破旧的房子,没有窗,只有一扇木门,平时是几头牛休息的地方,里面一片狼藉,这里就是“熏瓦斯”的地方。采访时,李玉波回忆道:每次看到这个房子,心理上都会非常的紧张,并产生心理抵触。熏过瓦斯后,们会长时间持续流泪流鼻涕,嗓子火辣辣的疼,接触到瓦斯的皮肤在太阳的灼晒下奇痒难忍,越挠越痛。

  浇冷水、熏瓦斯和其他很多科目一样,不参训军人过好的体能素质,但求心理素质过硬,足够坚强。遇到这样的科目,不知道时间具体持续多久,只要耐下心,足够的坚定,总能够战胜时间,等到结束的时候。

  学校训练中全程使用实弹,“勇气障碍”、“敌火下运动”是两个最为典型的科目。训练中弹着点通常偏离参训两三米,基本不会出现意外情况。使用的马克辛重机枪的点射响声和飞溅的尘土、小石块对带来极大挑战,在这种实弹模拟的战场下,受训的战术动作、战场救援也更为实用。

  委内瑞拉本国因经济原因导致长时间的,国内抢劫、枪杀案件时有发生。外出巡逻、检查过往行人车辆及人群聚集区也是军人必训的科目之一。这些科目是在城镇街道、各种娱乐场所内实施的。每次执行这类任务,均配发实弹,处于不上膛开保险的状态。

  委内瑞拉军人:“打仗就是打后勤”。猎人学校安排给极度苛刻的睡眠时间,以平均每天不低于20小时的训练量磨练,以提高军人在极度困乏状态下的反应力、战斗力。学校在食物供给方面也是严格要求,十分苛刻,每餐只提供一个玉米饼加一点蔬菜色拉做食物,偶尔会有一点荤腥的肉类。并且校规,绝对私自购买或偷吃食物,否则视为“自行放弃”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每当组织夜间科目时,如拉练、野营、巡逻等。必会到山里摘玉米、芒果和野果充饥。训练期间,浇冷水是家常便饭,加上当地的热带多雨气候,淋雨更是频繁。水和汗浸透的迷彩服,套在身上,怎么动都让人如坐针毡。白天有太阳晒还稍好,夜间通常风很大,冷风吹着湿衣服带走身体的热量。在这种状态下去参加拉练、构筑工事、搭建帐篷等训练,非常磨练人的意志极限。

  特种作战学校训练科目之难不仅体现在对军人毅力的极限挑战,有些科目的体能、技能要求也非常高。障碍训练是在集训期间经常训练的科目,即便是恶劣极端天气,障碍训练也必须依照计划实施。一次,轮李玉波跑障碍时刚好下雨,虽然他已对此习以为常,但对第17个障碍“懒人梯”仍然心有余悸。

  这个障碍由一根根间距约70厘米的钢管构成,45度角斜在平地上。需要沿45度仰角越过障碍最高杆,越过这个足足有4米高,而后再从另一面爬过。每根横杆的直径有10厘米,雨后想要用手扳住非常,大部分到这个障碍时,基本已经精疲力竭。

  李玉波跑到“懒人梯”下面,摸了一把横杆,的雨水不停地滴答着,平时训练的方法并不能他安全越过这个障碍。稍作调整后,他用肘关节扣死每一根横杆,迎着滴落在脸上的雨水往上爬。刚过一半时,突然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李玉波知道肯定是跟他一同的摔了。此时,虽然雨水模糊了眼睛,但他却更专注的,因为他心中始终坚定这样一个:我是一名中人,代表着国家和“战虎”特战旅的荣誉,自己绝不能掉下去,不能因训练伤而被淘汰!

  “懒人梯”只是24道障碍的其中之一,另外的“高架绳索”足足有10米高,一上一下的体力耗费不亚于徒手武装攀登抓绳上,“跨越圆木横杆”则是在距离原木2.5米处起跳,越过即可,与我同行的一名中国战友,因在起跳后发力不足,撞在原木上,造成一条肋骨骨裂。

  比起障碍,海训中的几个科目更具挑战。“绕岛泅渡”便是李玉波的噩梦,因为自身的游泳技能相对欠缺,他时常担心会在游泳科目中被淘汰。组织“绕岛泅渡”时,教员用租来的两艘小船将他们带到距离岛约500米的海域,然后命令所有全部跳到水中,操着西班牙语说:“绕小岛一周,使用救生衣、上船、上岸一律淘汰。”

  那次训练,足足游了10个小时,从上午下水一直到夜间,期间下过雨,因涨潮起过大浪。因为是有竞争性质的集训,泅渡并不是编队游进。下水后没多久,几十个就已经散落在四面八方了,距离他最近的也足足有20米远。

  训练中,李玉波感受到海面出奇的安静,只有风声和耳边水花泛起的声音。他忍不住把头埋在水里想看下面有什么,尽管海水清澈,但低头看去,深邃的黑色看不到底,泡在他国的海水里,心中担心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从水底游上来。这种恐惧感,不间断的袭扰他,甚至让他的游泳姿势变形,生怕一脚蹬在不知名的生物身上。

  之后,李玉波慢慢追赶上前面的一名,心理上的恐惧消退了很多。伴着在海里浸泡的时间不断增长,他也渐渐适应了这片海,恐惧感慢慢消失,尽管已是腰酸胳膊疼,甚至大腿也偶尔抽筋,在不断调整和变换泳姿的休息下,熬到了的上船点,瘫倒在船里未等上岸便已酣然入睡。

  集训第一阶段后,淘汰就已经开始。整个从最初80人锐减至32人,筛选出的一批才有资格参加下一个科目的训练。通过的军人,学校会将其名字镌刻在荣誉墙上,以示荣耀。“我最骄傲的还是考取PADI潜水证!”谈及海上训练,李玉波露出一股自信。PADI是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的英文简称,是基于教学原则,设计出的一套完整的教学系统。

  在训练期间,李玉波利用两周时间分别考取了初级和高级两个潜水证,这为他后期参加潜水及相关水训带来了便利。在考证期间,因为在国内潜水训练的经历,校方还让他担任中国的助教,在语言不通的异国受到教员的肯定,激励了李玉波的训练热情。普通潜水是指不做其他任务的潜水科目训练,深度从5米逐步加深至25米左右,20米以上更加潜水员的体能素质。

  偶尔在能见度较低的海域潜水,对潜水员的平衡性要求也较高,以较快的辨别方向避免失散。一次下潜时调压慢,李玉波被教员以较快的速度摁到了训练深度,下潜时只感觉鼻腔有痛感,训练结束上浮时,鼻腔的血液不止地往面镜里流。在集训中,这是一次很小的“事故”,他也对教员“”的教学方式习以为常。

  狙击集训为基础狙击、狙击战术两个阶段,第一阶段重技术,第二阶段侧重战术。基础狙击训练是为了培养对手中武器的使用熟练程度,在委期间,他和队员们选用的是步枪和狙击步枪,分别使用机械瞄准和瞄准镜对500m内和1000m内目标进行精度射击。那次狙击机械瞄准射击训练,李玉波在M14狙击步枪射击中更是取得总评第一的成绩。

  在“周”期间,昼夜不停的拉练,持续数小时,甚至十个小时的抗圆木、推车、运送沙石等,不断着们。除拉练、浇冷水以外的其他科目,均是以小组形式来完成,抬担架、搬运弹药箱等科目,每个科目的持续时间都在10个小时以上。长时间的重体力训练,只有在队友间相互扶持、轮番休息的情况下才能。特别是在“扛圆木”科目上,他所在的5人小组,有3人带病,但在默契的配合下,仍然第一个把六米长的圆木扛到了8000米外的山顶。

  “勇气跳水”是李玉波在训练期间一直担心的科目,一方面这个科目曾造成一名中国重伤,另一方面,他曾站在东营区15米攀登架的往下看,假设下面是水,自己敢不敢跳下去。这个假设一直给他非常大的心理负担,真正到“勇气跳水”时,李玉波攀登爬上约13米高的崖壁,站在一块只能站稳足弓的突出的小圆石上,因为崖壁的切面并不平滑,风吹得他身体不由地开始晃动。

  偶此时的他知道越想就会越怕,明白今天必须从这里跳下去,无论怎样,自己必须用最大力气往前跳,不能掉在前面的石头上!那块石头他看了第一眼就不再想看第二眼,盯着河对岸松软的沙地,李玉波用西班牙语:“我是陆地勇士第20号,中国陆军“战虎”特战旅上尉李玉波,我为了祖国、为了荣誉、为了家庭、为了战友兄弟而战!”话毕,在教员的指令下随即成功过的完成“勇气跳水”科目。

  从去年4月到今年3月,李玉波在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历时11 个月,经历了陆地勇士、潜水、狙击、反恐、机降和伞降6个阶段的科目训练,终被素有世界“猎人学校”之称的委内瑞拉特种作战学校授予“勇士勋章”,像王亚林、扈国华一样在学校荣誉墙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采访时,李玉波告诉小编:“当我将2公分长的勋章钉钉入胸口时,我就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,因为我做到了一名中人该有的样子!”

  不愧是曾经的世界“猎人学校”,连空气中都夹杂着深深的套,简直深不可测啊!以后可别说当兵没出息,虽然有时候苦点累点,起码练就一身肌肉成了型男吧!虽然皮肤晒黑了些,至少身体和心理素质过硬内外兼修啦!虽然身上多了几道伤疤,这也说明他们勇敢自信充满安全感呀!